投稿

请输入搜索内容

当前位置:营销学院 >抓取内容列表 >矮大紧做了一回知乎:让风清扬唱《风清扬》,是怎样一种体验?

矮大紧做了一回知乎:让风清扬唱《风清扬》,是怎样一种体验?

admin

273

2017-11-06 14:58

作者/曹乐溪


到底是被淘宝耽误的功夫影帝,还是一不小心成为首富灵魂歌手?在马云为自己主演的电影《功守道》演唱主题曲《风清扬》后,也许部分听众已经有了答案。


11月3日下午,电影《功守道》主题曲《风清扬》在虾米音乐首发上线,马云+王菲的“马菲”组合为马云的首支单曲带来了超过65万试听以及接近1万条评论。“马总这是要逐演艺圈啊~”“天后还是天后,爸爸还是爸爸....”不仅网友调侃,连马云自己也发微博自我调侃是“浓浓的乡土音配天后的天籁之音,OMGD!”



而作为《风清扬》的制作人作曲者,高晓松转发了马云的微博,意味深长地留下句歌词,“一个个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”我们的矮大紧是被马云老师虐到说不出来话了么?我们采访了正在国的大紧,试图了解“马菲”组合首次合体的始末,以及《风清扬》背后并不轻松的创作历程。


 与王菲合唱,“老马疯了!”


按照高晓松的说法,马云和王菲此次的合作水到渠成,不过两个人对自己以及歌曲要求都很高,因此作品前后改了很多次,“从歌词阶段到编曲、定调阶段都做了很多交流,我也看到了他俩交流的截图,挺好玩的,两个都是很松弛的人。应该这么说,他俩能直接交流的都直接交流,只有不太好意思直接交流的才通过我交流。”高晓松笑道。


至于演唱表现,高晓松认为王菲已经到了“飞叶摘花”的顶级境界。这次合唱,王菲主动提出自己先全唱,等分配好男女声,马云唱完后后她再录,这样方便弥补不足。“这首歌我觉得可能更符合她心里的另一面,她是那种就是很有主见的,有胸怀的女性。所以她唱这种题材和格局比较大的歌非常拿手,一点都不炫技地把很多高级技巧用上了。”


面对“boss”马云,高晓松则打起了太极,“这个在我们的企业里,都是上级给下级打分,下级给上级打分好像还没有过哈哈哈~”不过作为音乐人入行25年的他毫不讳言,“曾经在录音棚里先后被黄磊老师、赵忠祥老师、陈道明老师折磨过”,而这次给马云录音比他想象中轻松许多。


高晓松提供了不少节:一个是录制前,马云和高晓松花了一个晚上坐在董事局办公室旁的视听室里,把《风清扬》练了很多遍。“不但唱了这首歌,还唱了些我觉得他可能拿手的,把他的发音、吐字,各方面都做了一次提前排练跟纠正,这在我以前的录音的生涯里是很少见的。”


正式录制则花了六七个小时,由于是唱歌新手难免表现紧张,高晓松建议马云喝点酒,“结果老马晚饭的时候很节制地喝了二两酒”。


高晓松印象中的马云,是凡事追求完美的人。前段时间云栖音乐节,马云也连唱4首歌,“其实我觉得唱的还可以,但他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意。”高晓松回忆,马云在录音时一直说我要认真把最好的水平发挥出来,干一样事情就要把它干到最好,“我们是怀着这种半‘雪耻’半努力的心情在那录了那么久。”


另一个是录到结尾时“老马疯了”。已听过《风清扬》的听众可能会对结尾段落无歌词长吟的部分印象深刻,“有点像欧洲约德尔调又有点像蒙古长调,这是王菲非常独特的演出,老马录音前吓一跳,说啊?她都唱这么好了我怎么唱啊。”


高晓松建议平常喜欢唱《鸿雁》的马云,把唱那些蒙古大歌的劲儿拿出来,用高八度来唱。“第一你自由地唱,不用跟着她唱,第二你嗓子很高,因为我跟老马卡拉OK过很多次,我很了解他。”


结果最后大家就听到了一个浙江汉子一气呵成的呐喊,“老马‘疯了’,高了八度啊,跟女声在一个调上,非常苍凉辽阔而且自由。我也没给他写谱子,我给他写谱子也没用,他也不识谱。但最后混出来大家还都觉得很好听。”


高晓松把预混的一版录音拿给马云听,马云听完直接问,你说是不是我的声音稍微有一点点小啊?“其实你跟王菲的声音比例是一样大的,但她的声音确实穿透力比你强。”高晓松打了个比喻,“有些东西是老天爷赏饭吃,练不了。王菲唱歌或者叫歌唱,这是老天爷赏的饭。就像你做企业家,做演讲,人家也没法跟你学。”


编曲做了5版,歌词最后敲定,《风清扬》的术与道


天后+大佬组合,唱一首由11位功夫巨星联袂出演的电影主题曲,《风清扬》的创作难度可想而知。


据高晓松介绍,这首歌曲歌词前后改了有七八稿,“开始歌词写得很雄壮,奔着那种大侠去的,不太适合由女生演绎”。所以中间改了很多稿,马云跟王菲都提了很多建议,快要录音才最后定稿改成现在的样子。


录音之前编曲又花了很长时间。“男女对唱歌的定调本身就非常不容易,再加上两个人对音乐的爱好有所不同,有的喜欢快一点,有的希望慢一点,编曲相当于在风格、速度、定调这三个变量上,先后做了5版编曲。”


看完《功守道》,高晓松心念一动:这不就是“是非成败转头空,唯道永存”么。反映到歌曲创作上,除了表面的“术”之外,也要蕴含这种极致的或者叫透彻的内心追求,这才是道。


这种感觉要演绎出来并不容易,需要制作人像导演演员说戏一样,对歌手讲出来怎么唱。比如到了“一个个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”的部分,高晓松就让马云回忆早期创业,18个人在一间小屋里,风起青萍之末的时候,“然后千里烟波最后变成燎原的烽火”。


这时候高晓松就很庆幸马云“不是18岁的神瓜蛋子,讲到最后他也就说,哎呀我就是想红高老师。那种我真是做不了。”


对于一些网友调侃歌曲中马云的口音,高晓松觉得这并不是问题:“在一个辽阔的国家,比如美国听不同的歌手唱乡村、唱摇滚,都是有不同的口音,那是特色。所以我没有要求老马变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腔,我觉得不好。要有他个人的气质。”


其实从歌名就可以看出《风清扬》是为马云量身打造。高晓松也坦言,是马云从头到尾主控整个作品,技术上充分尊重专业人士,但形而上的层面要表现什么,马云给出了他对于人生、对于儒与道修为的理解。


“风清扬”是马云的花名,也是其最喜欢的金庸小说人物,尽管武功盖世,最终却选择隐居山野。高晓松回忆起有次问马云,退休了以后想干什么,马云说可能就过中国传统的隐士生活,渔樵耕读。


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,如今回归平静的心态,马云和王菲是有共通的。“你可以听他们唱的,有些地方明显唱得非常好,比如‘唱一曲出塞的歌谣,沧海一声笑,万籁俱寂’,这个万籁俱寂他俩都唱得非常好,因为到了那种会当凌绝顶的位置,其实周围就是万籁俱寂,不管你怎么沧海一声笑。”


 找到“组织”的矮大紧:未来会是“大而整”?


如今老马与李连杰一起,在推广功守道、发扬太极文化的路上越走越远,在音乐圈呆了25年的高晓松,也步入了更广阔的天地,甚至“找到了组织”。


与两年多前高晓松入职阿里,起了“矮大紧”的花名,人们觉得是闹着玩儿不同,高晓松坦言自己在阿里学到了很多。“因为我自己从小一直比较独,我一直觉得自己有一个很大的弱点,就是总接触三教九流,对人还是很了解的,但我对组织这个东西一直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。我以前散漫惯了,不知道什么叫一个组织,因为我一直没有加入过一个组织。”


而在阿里文娱的框架内,高晓松做过阿里音乐董事长,去年又转任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,负责阿里大文娱的国际战略拓展。


因此常年海外奔波,小娱联系高晓松时,他人还在美国。问到正在忙什么,矮大紧神秘表示,国际推进跟国内不一样,国内大家轻车熟路,国际需要摸索前进,所以需要徐图之,“大家转过年来就会看到一些具体的成果”。


“我来自传统的内容行业,了解内容行业的来龙去脉。到了这边跟联网这边来的同事们,有很多的磨合以及互相学习借鉴的地方,我学到了非常多。”高晓松觉得,“原来我只是一个互联网的深度用户,如今了解了互联网真正的力量从哪里来。”


尽管音乐创作已经变成了业余工作,但高晓松依然在关注着音乐市场。“中国的音乐市场正在井喷,音乐产业链从艺人价值提升,到现场娱乐的火热,对音乐版权的重视,新的应用也在不断涌现,而且井喷只是开始。”


在这样的大潮里,每个人都会找到自己的位置。“总的来说,我觉得这是年轻人时代,是互联网的时代。在音乐市场里,年轻就是一种实力,颜值也是一种实力,你能让千万人热爱这本身就是实力。这些都不是问题,抗拒这些才是问题。”高晓松甚至觉得,“有多少真正有实力的作品是被埋没掉的呢?我觉得好作品不会被埋没,被埋没掉的都要反省一下自己。”


看惯了《晓说》、《矮大紧指北》中洋洋洒洒信手拈来的说书状态,如今的高晓松似乎更为沉稳通透,在出世与入世中找到了某种平衡。我们由《功守道》聊到太极文化,高晓松认为,太极解决的人和自己的矛盾,不是用来战胜环境或者别人的。“很多人战胜了环境,战胜了敌人,但我觉得战胜自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

我们自然无法知晓,是高晓松战胜了矮大紧,还是矮大紧战胜了高晓松。这位外表粗放内心骚柔的中年人已经在追求远方,他对自己说,“知轻重,大而整,路还长。”

注: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,版权属于原作者,如若图文资源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做出处理。
邮箱:baiyike#meijiexia.com (发邮件时,请将'#'换成'@')

分享到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热门推荐

自媒体运营给文章取标题秘诀

自媒体运营给文章取标题秘诀

做自媒体运营,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写文章、起标题。

珂然658

来看2018十大刷屏H5,定位一下自己的“广告达人指数”

来看2018十大刷屏H5,定位一下自己的“广告达人指数”

来看2018十大刷屏H5,定位一下自己的“广告达人指数”

内内0

网瘾青年回忆录

网瘾青年回忆录

戒网瘾让我不再相信父母

温血动物©0

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扫码,备注“进群”
扫描二维码关注微博
服务多样,产品齐全
资金托管,先行赔付
整合营销,以点带面
海选服务,优中择优